广西“抗疫”定点医院医护人员每天工作十余小时与家人隔离

(抗击新型肺炎)广西 “抗疫”定点医院医护人员:每天工作十余小时 与家人隔离

中新网柳州1月29日电 题:广西“抗疫”定点医院医护人员:每天工作十余小时 与家人隔离

“震惊”则是米歇尔·博喜文看到一些西方媒体利用疫情制造的耸动性标题后的第一反应。他指出,德国《明镜》的“新冠病毒:中国制造”封面尤其恶劣,因为这样将一种新发现的病毒和一个国家强行捆绑在一起的做法“低劣程度前所未有”。“从未有人将埃博拉病毒称为‘刚果病毒’,更不会把寨卡病毒称为‘巴西病毒’,抑或是将疯牛病称作‘欧洲病毒’。”

江苏医护人员出征武汉。泱波 摄

     书生王子进在经历了青蛙精苦肉计、莲花精美人计后,已然盖章白十三为知己好友。新发布的“迷魂计”预告里,书生王子进终于来到考场,却遭遇了王耀庆饰演的“考场鬼魂”索命。

大年初一凌晨,周韬第一次穿上防护服在发热门诊坐诊,四个小时便收治5个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凌晨4时结束支援后,周韬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写道:“其实医护人员都跟我们一样,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疫情面前我们会一直都在,请相信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完)

在采访的最后,米歇尔·博喜文表示,自己并非医学专家,故而难以对疫情后续发展作出具体预判,但是从全球其它地区应对过往历次疫情的经验来看,通过各方努力,人类最终是能够战胜病毒肆虐的,“具体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人类对抗疫情的成败关键无疑系于中国正在采取的巨大努力。”

“同时,我相信中国经济在其结构上已经具备了足够韧性,使它能够像‘机体健康的人偶患微恙’那样,很快地痊愈。”米歇尔·博喜文说。(完)

“中国经济具备足够韧性”

米歇尔·博喜文指出,中方所采取的举措,最终被证明是有望阻断疫情更大范围扩散、维护中国全国和全球范围公众安全的重要抉择。他亦注意到,目前中国单日新增病例已连续数日回落,而全球范围内也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暴发。“真正富有责任感的人是不会反对这样的措施的。”

随后,蒋忠胜决定退掉过年回江西老家的车票。半个月前,其计划好回家陪父亲庆祝八十大寿生日,家中的姐妹已筹备好一切,但他还是决定留守医院。“疫情当前,感染性疾病科的医生不冲锋在前,谁冲锋在前?我们具备一定的专业性,防控知识和防控意识都比其他的专科医生强。”蒋忠胜说。

2月9日晚,武汉雷神山医院接收了第二批新冠肺炎患者,总入住患者达80余人。图为医护人员为患者鼓劲加油。 中新社发 高翔 摄

据柳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截至1月29日12时止,柳州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病例6例。作为定点收治医院,柳州市人民医院是抗击疫情的主战场。而感染性疾病科更是冲在最前方的科室,承担大量的救治任务,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里打响。

总体而言,米歇尔·博喜文评价中国官方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是“全力以赴和高度负责任的”,“我不认为多数国家的政府在面对如此规模的一场未知疫情时能够如此有效地加以应对。”

连日来,蒋忠胜全面负责此次疫情患者的管理工作,不仅每天要梳理当天的工作,查缺补漏,还要将第二天的工作安排好。其每天工作至凌晨三四时,而每天7时许又准时出现在科室。“只有做好制度才能使疫情防控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下去,忙而不乱。”蒋忠胜说。

愤怒、震惊和羞愧:“我为歧视和偏见感到羞愧”

谈及疫情出现后,个别国家、政客和媒体的表现,米歇尔·博喜文直言,他感到“愤怒”。

采访时候陈露一度哽咽,她说:“我们科室护士都很支持,有一个还在休产假的护士也报名说随时可以加入;有时候中午太忙顾不上吃饭,同事会帮我热好饭菜摆放好,催促我吃饭。虽然工作辛苦,但发生很多感人的事。”

为此,该院一些别的科室医护人员也主动申请加入“抗疫战”一线,支援发热门诊。肿瘤放疗科护士长陈露24日起到发热门诊支援,其表示:“临时来到这边是陌生的环境,压力比较大、工作强大也很大,几乎每天都工作十几个小时。”

志愿者团队招募的信息发出以后,该院外科医生也踊跃报名参加。大年三十下午,该院普通外科四病区副主任周韬接到感染性疾病科电话,询问大年初一是否有医生能够紧急支援发热门诊,周韬立马报名。

谈及中国政府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博喜文认为应当给予“极大的尊重”,因为中国官方在应对疫情所带来的问题时展现了坚定和能力。他亦指出,无须讳言,在抗击疫情的初始阶段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和缺憾,“但我们不应忘记,又有哪个国家在面临全新的威胁时能够立即准备好万全之策呢?”

而对于近来在一些国家出现的针对中国人和整体亚裔的种族主义歧视抬头现象,米歇尔·博喜文直言自己替那些充满歧视和偏见的人感到“羞愧”。他表示,已经有科隆的亚洲超市店主在采访中讲述了带有偏见的报道对自己正常经营造成的影响,甚至还有报道称法兰克福有“见到亚洲面孔绕道走”的现象出现,“这已经近乎仇外了。”

图为柳州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于威 摄

“然而,我们听到的却是这些城市里一个个普通人以极大的自律去承受了诸多不便。他们应该得到我们的同情。”米歇尔·博喜文说,不妨设想如果未来别的某种病毒在德国首先暴发疫情,“我们能够像中国人那样不怨天尤人、充分自律地去携手应对,还是会陷入混乱之中呢?”

目前,该院感染性疾病科备齐五套人马应战,五间发热门诊同时开诊,共有25名-30名专科医生奋战在最前线。他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有时候顾不上喝水、上厕所,几乎全部都处于连轴转的状态。

自中国出现疫情以来,米歇尔·博喜文持续关注疫情发展和中国各级政府的应对举措。“即使远在欧洲,我们每天也读到大量关于当前疫情以及中国普通人生活状况的新闻。”

“春节原本答应回江西陪父母过生日,但作为一名医生忠孝难两全,疫情来时我们不冲在前面,谁冲?”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二病区主任蒋忠胜2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米歇尔·博喜文强调,在铺天盖地的疫情报道中,最令人关注的无疑是中国为避免疫情更大范围扩散而对武汉这样的大城市采取了大大超出常态的限制措施,人们的日常生活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另外,此前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确诊新冠肺炎的乘客和乘务人员共712人,包括7例死亡病例。

米歇尔·博喜文表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某些国家不顾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执意对中国公民实施入境管制发表的批评“完全在理”。事实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已多次强调,防范疫情是必要的,但无需过度反应,世卫组织不建议各国采取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呼吁各国应基于证据、采取令人信服的措施。

柳州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坚守一线。于威 摄

蒋忠胜作为此次抗击疫情主要力量,21日便已投入“战场”。“当天,柳州第一例病人到院,凭着职业敏感性,感觉他应该感染上病毒,立马决定收治他。”蒋忠胜说。其表示,当疫情来时医生没有时间害怕,只想着如何救助好病人。

米歇尔·博喜文(Dr. Michael Borchmann)是德国黑森州国际事务司前司长,长期研究中国问题和撰写关于中国的评论文章,并曾多次到访中国。

因长期身处一线,蒋忠胜也会担心感染家人,于是将自己隔离开。“让在外地读书的孩子过年别回家,我和爱人也隔离在不同房间,回家不见面全靠电话交流。”蒋忠胜称,虽然在医院做好防护工作,但还是希望能尽可能保护好家人。

同情和尊重:“中国应对全力以赴、高度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