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葆森再次回应更名风波集团正在紧急开会研究

河南建业更名洛阳龙门一事持续发酵,目前发展趋势远超人们预期,建业老板胡葆森也在昨晚第二次回应此事。

中国农业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葛长银 中新经纬 吴亦涵 摄

“在过去的一年里,减税降费政策确实取得了十分积极的成果,其中最明显的成效就是直接降低了企业的成本,让企业更具活力。但需要指出的是,在减税降费政策的具体实施过程中,难免存在着一些影响政策实际效果的问题。”葛长银说道。

另外,民营企业主体活力不断攀升,对欧盟贸易中占据近四成份额。2019年,天津口岸民营企业对欧盟进出口1206.5亿元,增长9.6%,占39.3%。

12月10日-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对于2020年的减税降费工作,会后的报告提出要落实减税降费政策,要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该表述比起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的“推动更大规模减税、更明显降费”有了较大的不同。

最后,葛长银表示,要真正的落实减税降费政策,还需要深入一线调研,了解真实的信息。“真实的信息是决策的基础,尽管每年各级政府都会发布减税降费的数据情况,但是这些数据在形成的过程中,免不了存在一些误报、漏报情况,难免出现一些偏差。因此,在做出具体政策的决定时,不仅要参考相关的数据,还要做好实践调查,感受一线的真实情况。”

2019年,天津口岸与欧盟贸易仍以一般贸易为主导。以一般贸易方式对欧盟进出口2144.6亿元,增长6.3%,占同期天津口岸对欧盟进出口总值(下同)的69.9%。其中,出口734.5亿元,增长1.8%;进口1410.1亿元,增长8.8%。

在葛长银看来,这些问题大概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首先是在减税降费过程中,部分地方政府落实程度不高。对于一些税源紧张的地方政府来讲,减税会直接影响其财政情况,因此一些地方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程度不高,不仅仅是积极性的问题,更是实际要面临的一个难题。针对这一情况,减税降费的具体政策安排,还需要考虑到中国各个地区发展程度不一致的情况。

此外,葛长银认为,在减税降费政策具体到实际层面时,还会面临许多操作性的问题。“比如一些服务业公司,其主要的成本和费用是和人有关的支出,像是人力资源成本支出、商务招待等等,但是这类支出的发票却无法抵扣增值税,这也导致一些服务型企业的负税情况无法得到真正的扣减。事实上,餐饮类等发票无法扣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担心公司虚开发票抵扣税金,但这一问题也可以通过对抵扣总额设定一个适当的比例标准来解决。”

天津海关相关负责人分析,当前中欧在产业方面存在很大的互补空间,在产业链上各自生产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中国的劳动密集产业,与欧洲的资本密集产业形成互补,同时双方都在技术密集部分产品生产有一定的优势。长期来看,未来双边贸易增长具有较大潜力。(完)

对于明年是否还存在减税空间的问题,葛长银认为,普通发票允许抵扣是一大趋势,尽管明年可能无法像今年一样大批量出台减税降费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明年没有减税空间。“这些减税的空间,需要进一步落实减税降费政策来释放,包括解决上述餐饮发票无法抵扣增值税、部分地方减税降费落实不到位等减税降费红利传导不畅的问题。”葛长银说。(中新经纬APP)

中国农业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葛长银在会上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专访时表示,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明年减税降费工作的安排,与去年的表述尽管有所不同,但主题是一致的,都是要调整税收,为企业和个人减负,以盘活经济。

进口方面,汽车和飞机分列进口商品前两位,医药品和肉类进口增长迅速,其中医药品进口增长28.3%;肉类进口增长88.6%。出口方面仍以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为主,出口机电产品452亿元,增长11.7%;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151.3亿元,增长5.2%,二者合计占全部对欧盟出口总值的61.1%。

“尽管存在一些问题,但减税降费政策仍是目前为企业减负、促进个人消费的一副‘良药’。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政策出台后的效果,不会是一步到位的,它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葛长银说道。

胡葆森在出席活动时再次谈到更名一事; “来活动之前有个紧急会议,讨论什么大家也应该都知道,负责品牌的代总(代纪玲)来的时候跟我说,上台什么都可以说,就是那两个字不能说,刚才开会也是在研究这件事。” 

相关-胡葆森:养了这支队这么多年 他不能叫你的姓了